fbpx
跳至正文

花的赞歌:巴黎奥赛博物馆五幅作品赏析

浪漫主义诗人诺瓦利斯曾写下,“花的世界是没有穷尽的”。

花,作为大自然的馈赠,古往今来,被人们欣赏,赋予含义,寄托情感。

十九世纪,正值现实主义印象主义交界之际,画家们不再依赖历史,宗教或神话题材,开始逐渐把目光聚焦在身边,那最贴近我们的日常,静物画也愈加受到欢迎,尤其是花卉。

走进珍藏欧洲近代艺术品的宝库——法国巴黎奥赛博物馆,请聆听花的赞歌。

 

“他承认,自省的呼唤和心境的变迁,在一种在遐想和幻想之间犹豫不决的气氛中。¹”

Gustave Courbet
Branche de pommier en fleurs
En 1872
Huile sur toile
H. 32,2 ; L. 41,0 cm.
Donation Kaganovitch, 1973
©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Orsay) / Hervé Lewandowski

居斯塔夫·库尔贝(1819-1877) ,法国现实主义画派领袖,是西方艺术史上的一抹桀骜不驯,他忠于亲眼所见,拒绝粉饰太平,以一种批判的眼光,用画笔直指社会的真实。

普法战争时期,激进的性格促使他义无反顾地投身于巴黎公社,但是很快,运动失败,政治抱负受挫,1871年的9月他也被关押在了圣佩拉吉(Sainte-Pélagie)被监禁的那段日子了无生趣,苦不堪言,他失去了艺术家赖以生存的素材和灵感。在家人的提议下,库尔贝开始潜心描绘静物的世界。水果和鲜花,也许是他昏暗无光的那段时期唯一的甘甜与芬芳。

半年之后他重获了自由,在那个苹果树花开得正烂漫的春天,回到了奥尔南(Ornans),他魂牵梦萦的家乡。

这幅苹果树花枝延续了他一贯的画风,布景黯然斑驳,色调沉着肃静,几簇象牙白的花朵却点亮了画面,时而浓郁,时而褪色的绿叶与红果点缀在周围,增强了整体的层次感。

事实上,在1862-1863年,库尔贝已创作过一批静物画,那时他的画风仍带有第二帝国时期的装饰性。时过境迁,已到了知命之年的他,笔下的花也传达了新的心境。右下角“St Pélagie”的铭文-他当时被关押的监狱名,和刻意标早的日期²,以虚空派(Vanitas)Memento mori 的手法,暗喻了他心中对公社的坚持。

那在晦暗空间中愈加纯白的苹果树花,或许也是库尔贝信念的化身。

1:L.C., citation in Gustave Courbet [exposition,]
2:peint en 1872 et antidaté 1871.

 

“我侍弄着花。我必须充分利用这段时光,而且今年它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美丽。”

Henri Fantin-Latour
Chrysanthèmes dans un vase
En 1873
Huile sur toile
H. 62,7 ; L. 54,0 cm.
/ DR

亨利·方丹·拉图尔(1836-1904),法国十九世纪一位擅长花卉画与人像画的艺术家。方丹的作品前期以现实主义居多,后期逐渐有了象征主义的色彩,而1873年就是一个转折。

一系列人物肖像画未受到沙龙的青睐后,他开始了新的阶段,全心研究形式更加纯粹的静物画。整个夏天,他在自己的工作室摆弄着各种花束与容器,描绘着他们。

观赏这幅画,我们会发现尽管形式上仍然古典,色调沉稳,但笔触早有一些象征主义的朦胧。姹紫,明黄,素白的插花组合使得整体错落有致,花团锦簇,雏菊的花瓣卷舒都被细致的描绘; 但就快要融入背景的蓝白瓷瓶,和整体的灰棕色调又给整幅作品增添了朦胧的气氛。

我们仿佛可以看到方丹的背影,在自己的工作室一隅描摹着花,旁边的留声机扬着精致的小调,那是一段静谧馥郁的时光。

 

“除了绘画和园艺之外,我一无所长。我最美丽的杰作是我的花园。“

Claude Monet
Nymphéas bleus
Entre 1916 et 1919
Huile sur toile
H. 204,0 ; L. 200,0 cm.
© Musée d’Orsay, Dist. RMN-Grand Palais / Patrice Schmidt

1890年在吉维尼(Giverny),莫奈买下了一幢别墅及其周围的地皮,栽上一排排旱金莲,勿忘我,晚香玉,玫瑰…他把这里打造成了自己梦想中的花园。其中最特别的,当属那近三千平的池塘,里面悠悠生长着的睡莲。

晚年的莫奈便专心在自己布造的梦境中,春夏秋冬,日出日落,抓住短暂光影留在睡莲上的痕迹,将它在画布上定格为永恒。

当一件事物被观摩研究到极致,我们总能感应到隐藏于表面之下的模样。塞尚年复一年的画着圣维克多山,画布上的山就逐渐被解构,碎成一块块几何;而莫奈日复一日的描摹着睡莲,光与影的游戏便被开发到了极致,抽离了具象。

这幅蓝色睡莲聚焦于池塘局部,垂柳的倒影与横浮的莲叶依稀可辨经典的纵横构图,几抹粉白花朵的圆点活跃了画布,但深蓝如海的色调和边缘断断续续的留白却给人以无尽无限之感。

受到了感召般,画家的笔触恣意短促,不加修饰,一如我们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印象。

站在这幅两米之高的画前,将眼前的颜色组合加工,在脑海中重构,无限放大,步入莫奈的世界。

 

“我越想,就越觉得没有什么比爱更真确的艺术了。”                             ——致弟弟提奥的信

Vincent Van Gogh
Fritillaires couronne impériale dans un vase de cuivre
En 1887
Huile sur toile
H. 73,3 ; L. 60,0 cm.
Legs du comte Isaac de Camondo, 1911
© Musée d’Orsay, Dist. RMN-Grand Palais / Patrice Schmidt

1886年,文森特·梵高(1853-1890)初次来到巴黎。刚踏上这片土地,他便被这流动的盛宴吸引,当时最前卫的艺术在这里诞生,最著名的艺术家们在这里相聚。印象派的色彩和新兴技巧理论的耳濡目染之下,梵高的调色盘一改往日的灰暗,变得明亮绚丽起来,在巴黎短短的两年便创作了近两百多幅画。

《铜花瓶中的皇冠贝母》,是梵高赠与一位意大利的咖啡馆(Le Tambourin)老板娘(Segatori)的求爱礼物。这位赤诚的小伙身无分文,只有拿出自己最珍爱的画作和热烈的心,浪漫地为她的咖啡馆“栽上永存的鲜花”,和其他彩绘花束一起将 Le Tambourin 装饰为人造花园。

这幅画中,梵高实践了新印象派的规则,湛蓝与橘黄的对比色相映成趣,木桌以及墙壁的纹路应用了点彩派的技巧;花瓶的古铜色为整幅作品增添了质感,反光在明黄花瓣上,棕色木桌上,蓝绿墙纸上,熠熠生辉,也许在这幅画中,我们早已能窥见星月夜和向日葵的身影。

 

“我用鲜花,梦幻鲜花和野生动物覆盖餐厅的墙壁。”

Odilon Redon
Frise de fleurs et baies,Frise de fleurs, marguerite rose
En 1901
Huile, détrempe, fusain et pastel sur toile
H. 35,3 ; L. 163,7 cm.
© Musée d’Orsay, Dist. RMN-Grand Palais / Patrice Schmid

奥迪隆·雷东(1840-1916),十九世纪末一位才华横溢的象征主义艺术家,善用多种媒介来完善自己的创作,如炭笔画、石版画、粉彩画和油画。

罗伯特·德·多梅西男爵(Robert de Domecy, 1867-1946)从1893年起就是他的主要赞助者之一。1899年至1901年间应要求,雷东为他刚刚在尤恩建造的城堡制作了一套面板装饰,共计十五幅。

雷东创造了一个非现实的自然主义空间:藤条枝蔓随意生长,绮幻的花朵漫游在画布上,整体色调和谐雅致;油彩、蛋彩、木炭、粉彩的混合,色彩时而绵软,时而闪烁,增强了象征的意味。

恍惚间,花朵在眨眼,植物在轻轻呼吸。

 

Bibliographie:

-Lemoine, Serge. La Peinture Au Musée D’Orsay. Paris: La Martinière Musée D’Orsay, 2004. Print.

-Des Cars, Font-Réaulx, Tinterow, Font-Réaulx Dominique De, and Tinterow Gary. Gustave Courbet [exposition,] Galeries Nationales Du Grand Palais, Paris, 13 Octobre 2007 – 28 Janvier 2008,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27 Février – 18 Mai 2008, Musée Fabre, Montpellier, 14 Juin – 28 Septembre 2008. Paris: Réunion Des Musées Nationaux, 2007. Print.P417-421

-LAURE D., Fantin-Latour à Fleur De Peau [exposition, Paris, Musée Du Luxembourg (Sénat), 14 Septembre 2016-12 Février 2017, Grenoble, Musée De Grenoble, 18 Mars-18 Juin 2017]. Paris: Réunion des Musées Nationaux-Grand Palais, 2016. P40-43, P130-131

-Bourniquel, Camille. Van Gogh. Paris: Hachette, 1968. Print. Génies Et Réalités.

https://www.musee-orsay.f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