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跳至正文

彩石的鸣奏乐,线条的圆舞曲——贝朗热城堡

“贝朗热城堡所表达的情感不会让人死亡,也不会让人做噩梦:你只需要顺应它们的韵律。”
——赫克托·吉马尔(Hector Guimard),摘自1899年7月7日《艺术通报》(le Moniteur des arts) 关于贝朗热城堡的讲座

巴黎十六区让-德-拉-枫丹街 (rue Jean-de-La-Fontaine) 14号, 不同于周围清一色的奥斯曼建筑,优雅地立着一座与众不同的房楼。楼身红瓦白石,缀着青蓝色的铁艺,藤蔓般的曲线延伸至每一处细节,引得匆忙的路人都驻足欣赏。虽是一幢居民楼,却有一个浪漫的名字–贝朗热城堡( le Castel Béranger)

事实上,它是法国新艺术运动的第一个杰作,由法国艺术家赫克托·吉马尔(Hector Béranger, 1867-1942)于1895-1898年构想实施。贝朗热得名于它旁边的一条小道(hameau béranger)。

新艺术运动(l’Art nouveau)

新艺术运动(l’Art nouveau)兴起于十九世纪末,涉及建筑,家具,平面设计等多个方面,主要集中于欧洲和美国,影响一直持续到了二十世纪初。法国新艺术家们主张师从自然,反对千篇一律的工业产品,偏爱巧运匠心的手工艺品。他们不仅追求形的流畅优美,还细琢每一处表面纹饰;色彩上轻快优雅,避免繁重堆叠。

赫克托·吉马尔(Hector Guimard)

建筑师吉马尔便忠实地表现了这些理念。吉马尔于1867年出生于里昂,十五岁便考入了法国国立装饰艺术学校(l’École nationale supérieure des arts décoratifs),次年开始主修建筑系。修建于1888年,Auteuil码头的音乐咖啡馆-Le Grand Neptune,是他职业生涯的第一个作品。而在贝朗热城堡问世之前,他还是一名默默无闻,缺乏个人风格的建筑师。

贝朗热城堡(le Castel Béranger)

这是吉马尔的第一个大订单。1895年的秋天,一位投资出租业务的孀妇 (Elisabeth Fournier),将这项工程全权托付给吉马尔。目的是建造一幢廉租的住宅楼。不同于今日,当时该街区多是一些小商贩,而这幢楼将为大家提供一个舒适且租金可接受的住宅。

起初,这座楼遵循新哥特式风格。然而,就在布鲁塞尔之行结束后,着迷于维克多·奥塔(Victor Hortas)的优美曲线风格,吉马尔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放弃了最初的设计,提出了更接近塔塞尔酒店(Hôtel Tassel)风格的蓝图。而那时楼房已开始动工,所以如今我们可发现,贝朗热城堡杂揉了多种风格,尤其是新歌特与新艺术的有机结合,陆离又和谐,让人不禁称赞艺术家的奇思妙想。

贝朗热城堡占地面积700平方米,由三个六层建筑组成,包括36套不同布局的公寓。底层设有门房,楼梯间,及吉马尔的工作室。一至五楼每层三个套房,最后顶层为佣人及艺术家提供歇脚。

这是一种全新的风格。红砖,搪瓷砖,米色石,火砂岩,磨石等等,堪称色彩与材料的完美合奏。绿松石色铁艺作为线形装饰构成链锚,管道,排水沟。

不对称的立面,或是新哥特风的三角眉檐, 或是经典的罗马半圆拱形,或是规整的矩形立面;时而前凸,时而后凹,不仅给人以视觉上的灵动感,还完美地对应了各间功能,如餐厅对应前突的拱窗,盥洗室外部悬挑,楼梯的形状和窗户的交错排列让人一目了然。

吉马尔在匠心巧思同时考虑到成本:方砌石造价极高,便只砌在关键的底座,门廊上;而磨砂岩更易获取,就作背墙和庭院的外墙;至于那些或红或灰,或绿或蓝的搪瓷砖,便点缀在轻盈的边角或前体。

房屋内部装饰也保持植物有机主调,延续吉马尔风格:如描绘着流线的玻璃彩窗, 又如顺畅圆滑的楼梯扶手,连角落的地砖都用马赛克拼成几何弧形。

Vitraux du Castel Béranger | © ETH-Bibliothek Zürich / e-rara.ch

这座城堡最终可以呈现出几近完美的效果,也离不开很多能工巧匠的参与。如负责火焰砂石的陶瓷装饰工匠 Alexandre Bigot ;设计阳台装饰-奇特面具和海马链条锚的雕塑家 Jean Ringel d’Illzach ;安装餐厅装饰镶板(lambris décoratifs) 的法国工程师Joseph Musnier


Fonte des balcons du Castel Béranger | © ETH-Bibliothek Zürich / e-rara.ch

美学价值

毫无悬念,吉马尔凭借贝朗热城堡赢得了1898年巴黎市立面竞赛(Concours de façades de la ville de Paris)。在当时这样的建筑是如此前卫,也招致了很多时人批评讽刺的声音,这布局装饰是如此怪诞,不合时宜。贝朗热城堡甚至被称为恶魔之屋(Maison des diables),又或是混乱城堡(Castel Déranger)。但吉马尔毫不在意这些声音,依旧不遗余力地传扬新艺术运动的精神,最终独树一帜,形成了自己的风格,被世人所喜爱。

立面的多样性,异质石料的结合,抽象化的装饰,贝朗热城堡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建筑美学的研究上具有重要意义。
时隔百余年,如今贝朗热城堡依旧。

人与建筑的和谐画卷铺开而来,惊艳了巴黎。

Élévation du Castel Béranger | © ETH-Bibliothek Zürich / e-rara.ch

参考书目与链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