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跳至正文

十件艺术珍品,讲述拿破仑的传奇一生(上)

“ 波拿巴的伟大不在于他的言论、他的演讲、他的著作,也不在于他对自由的热爱,而他从来没有过这种热爱[……]他的伟大在于他建立了一个正规的政府、一部法典、法院、学校、一个强大的、积极的、聪明的行政部门[……]他的伟大在于他把法国从混乱中带回秩序[……]。 他的伟大之处在于,他只为自己而生,在于他知道,除了他的天才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权威,如何使自己得到三千六百万臣民的服从[……]他的伟大之处在于,他超越了在他之前的所有胜利者,在于他在十年中创造了这样的神迹,今天已经很难企及。”                                                                                     

                                                                         —弗朗索瓦-勒内·德·夏多布里昂 (1768-1848), 《墓畔回忆录》

拿破仑·波拿巴(1769-1821),十九世纪法国伟大的军事家,政治家,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是骏马上英姿飒爽的枭雄,也是满腹经纶的政治家。值此纪念拿破仑逝世200周年,且听十件艺术珍宝将这位传奇将领的一生娓娓道来。

拿破仑,意大利语中有“雄狮之子”之意。1769年出生于科西嘉岛,他从小便显现出了过人的天赋,对各类数学,物理,军书有着极大的兴趣。当时的环境使得他性情孤僻,不善言辞,只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思考钻研。1784年,拿破仑以优异的成绩被选送到法国巴黎军官学校,专攻炮兵学,毕业后便进入了拉斐尔军团,开始了他的戎马生涯。

Ⅰ.

“英勇来自血气,热忱来自思想。”    ——拿破仑·波拿巴

Jean-Baptiste-Edouard Detaille
Bonaparte au siège de Toulon, 1793
Photo (C) Paris – Musée de l’Armée, Dist. RMN-Grand Palais / image musée de l’Armée
Paris, musée de l’Armée

1793年7月,土伦和几个南方城市在英国和西班牙的庇护之下宣布叛变。开战之初,英国和西班牙的船坚炮利致使法国败不旋踵。拿破仑临危受命,拟定了精妙的作战计划,一举攻陷土伦,击溃了英国与西班牙舰队。在此土伦港之役,拿破仑初露锋芒,带领法国革命军开始转败为胜。

爱德华·德太耶(1484-1912)是法国学院派画家。受家世影响,他偏爱军事场景画作并熟悉各种军制服学,被认为是法国军事绘画的伟大专家。德泰耶在保持构图美观同时力求还原现实,一丝不苟,忠于文献。

在这幅画中我们可以看到,年轻的拿破仑身着少校制服,正倚靠在草垛旁部署着作战方阵 ,从容不迫的姿态,炯炯有神的目光,与湛蓝的天空和明亮的画调相呼应。

画家表现了拿破仑对这次战役的胸有成竹,志在必得,巧妙地暗示了法军全胜的结局。

Ⅱ.

” 天才是注定要燃烧的流星,照亮他们的世纪。“     ——拿破仑·波拿巴


Antoine-Jean Gros,
Bonaparte au pont d’Arcole, 1796,
Huile sur toile, 73 × 59 cm,
Château de Versailles, Versailles

1796年11月17日阿科尔桥战役,年仅27岁的波拿巴将军领军在意大利击败奥地利,但事实上,军队并未能跨过阿尔科桥。

这幅画便是首次拿破仑的宣传性象征画。画中,他身着深蓝色共和国将军制服,绣着金色橡树叶,红色衣领,以一位必胜者的姿态左持着意大利军队的旗帜,右手利刃出鞘,展示了将军波拿马的飒爽英姿,身后浓烟滚滚又暗示了硝烟弥漫的战场。

安托万-让·格罗(1771-1835),法国著名新古典主义画家。十八世纪下叶,法国封建君主专制日趋堕落,资产阶级新兴。人民不满王公贵族奢侈靡费,革命热情高涨,向往古希腊罗马的英雄史诗与自由精神。新古典主义着重刻画历史与英雄事件,画风严谨、庄重、和谐,兼具古希腊的理想美与古罗马的秩序感,以此来服务于政治革命。

Ⅲ.

” 我首先追求的是伟大,伟大总是美丽的。“     ——拿破仑·波拿巴

Jacques-Louis David,
Bonaparte franchissant le Grand-Saint-Bernard
1801, Peinture à l’huile sur toile, 260 × 221 cm
Musée national du château de Malmaison, Rueil-Malmaison (France)

但要论最成功的新古典主义肖像画,还当属格罗的老师—雅克-路易·大卫这幅家喻户晓的《拿破仑翻越阿尔卑斯山》。

画面呈对角线构图,矫健的骏马腾空而起,拿破仑顺势高扬,威风凛凛,崇山峻岭在他面前也再无气势;最前方的岩石上刻着汉尼拔、查理曼—画家通过与古代伟大的征服者相提并论来赞美拿破仑。

这一情节发生在1800年春。拿破仑发动雾月政变,赢得民心,便立即向奥地利公国发动战争,意欲收复失地。拿破仑率领预备军通过大圣伯纳德山口翻过阿尔卑斯山,包抄到了敌军后方。

但真实情况是…由于天气和地理条件,拿破仑翻越阿尔卑斯山时,骑的是骡子,穿的是灰色风衣。

画家大卫的成功演绎,将拿破仑英姿飒爽,气宇轩昂的形象永远地留在了世人心间。

Ⅳ.

” 我继承的不是路易十六,而是查理曼。“          —拿破仑致庇护七世,1804年12月2日在巴黎圣母院加冕当天

Jacques-Louis David
Sacre de Napoléon Ier,1805-1807
huile sur toile,621 × 979 cm
Musée du Louvre, département des peintures du Louvre, Paris (France)

1804年12月2日,巴黎圣母院内,拿破仑从罗马教皇庇护七世手里接过皇冠,自己戴在了头上,再亲手为皇后约瑟芬加冕。自此,法兰西第一帝国宣告成立,拿破仑承袭了查理大帝的名号,自封为皇帝。

1804年,大卫获得了“皇帝首席画家”的殊荣。他通过一幅宽六米,长至十米,的巨幅人物组油画来纪念这场官方仪式,于1807年正式完成。

画家选取了拿破仑为妻子约瑟夫加冕这一情节。光源聚焦在画布中央,一下子将引观者注意力引到了主心人物上,周围环聚了一百多个服饰、姿态神情各异的人物,画家凭靠高超的技巧将复杂的环境,层叠的光影效果完美地展现了出来。

Ⅴ.

”只消一句 ‘我参加了奥斯特利茨战役’,便足以赢得别人赞美:真是个勇士!”     ——拿破仑·波拿巴

La colonne Vendôme en 2022
Jean-Baptiste Lepère, Jacques Gondouin
1810(Reconstruction 1873-1875)
Place Vendôme, Paris

1805年12月2日奥斯特里茨战役,发生在法兰西帝国与第三反法同盟战争期间。在拿破仑的领导下,法军取得了对俄奥联军的决定性胜利—第三次反法同盟瓦解,神圣罗马帝国也宣告终结。

拿破仑一世于1810年命人在旺多姆广场立下了这座纪念柱。该柱高达44.3米,直径3.6米,仿古罗马的图拉真纪功柱修建。表面的青铜浮雕由百余件战利品熔铸而成,盘旋而上刻着拿破仑五十四个战役的事迹。

柱角装饰着帝国的象征-雄鹰,顶部则竖立着拿破仑的雕像,头戴罗马皇帝的桂冠,一手持杖,一手握金球,居高临下,显示了拿破仑征服欧洲,称霸世界的野心。

 

Bibliographie:

https://collections.musee-armee.fr/edouard-detaille-le-souci-de-la-verite-la-precision-du-metier-la-conscience-documentaire/

https://www.musee-armee.fr/collections/ressources.html

https://collections.louvre.fr/en/ark:/53355/cl010238363

https://www.napoleon.org/histoire-des-2-empires/iconographie/bonaparte-premier-consu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